橄欖型社會,定海還遠嗎(上)

2021-10-08 07:32 來源:定海新聞網—今日定海 作者:記者 李明泱 尹倩倩 邵曉宇 郭輝

  共同富裕,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。今年6月25日,《中共中央國務院支持浙江高質量發展建設共同富裕示範區的意見》提出:支持浙江高質量發展建設共同富裕示範區。8月17日,中央財經委員會召開第10次會議,明確提出要“形成中間大、兩頭小的橄欖型分配結構”。《浙江高質量發展建設共同富裕示範區實施方案(2021—2025年)》(下簡稱《方案(2021—2025年)》)中,浙江將率先基本形成以中等收入羣體為主體的橄欖型社會。建設橄欖型社會成為當前我區街頭小巷的熱門話題。記者就此進行了深入採訪。

橄欖型社會

  實現橄欖型社會難不難

  橄欖型社會又稱橄欖型分配結構或紡錘型分配結構,是一種理想的收入分配結構,那麼,實現橄欖型社會究竟難度如何,答案是“難”。目前,全球200多個國家和地區中,收入分配結構被公認為橄欖型社會的,屈指可數,不過10多個,全部都集中在發達國家,主要分佈在西歐、北歐及日本、澳大利亞、新加坡、加拿大等國,當今世界唯一超級強國美國也不在此列,可見難度之大。

  衡量收入分配差距國際上通常用基尼係數來表示。基尼指數最早由意大利統計與社會學家科拉多·基尼在1912年提出,最大為“1”,最小等於“0”,越接近0表明收入分配越趨向平等。國際上,通常把0.4作為收入分配差距的“警戒線”,即超過0.4,表明該國的貧富差距過大。當前世界主要經濟體中,中國和美國是屬於貧富差距最大的。2019年,美國是0.48,中國則是0.465,與此相比較的是,日本是0.339,德國是0.318,瑞典是0.267。據聯合國《人類發展報告2019》,美國收入最高1%人羣所掌握的財富佔全體財富的比例達到了驚人的35%,2015年北京大學發佈的《中國民生髮展報告》,中國頂端1%的家庭佔有全國約三分之一的財產。

  那麼,何謂“橄欖型社會”呢?據查證,這一概念最早是由我國經濟學家趙海均於2000年在《什麼在左右中國經濟》一書中提出來的,後逐漸流行,但是,目前國際上並無一個統一定義,國內外形成普遍共識的是:它既是一個經濟學意義上的概念,又是社會學意義上的概念,收入分配結構具體表現為“中間大、兩頭小”,這裏的“中間”是指中等收入羣體,“兩頭”則是指低收入和高收入兩部分羣體。因為這種分配結構形似橄欖或紡錘,故得名。目前,典型的橄欖型社會國家,中等收入羣體佔一國總人口的比例普遍達到60%左右。與橄欖型社會相對應的收入分配結構,是金字塔型、啞鈴型和倒丁字型。據國家統計局數據,當前,我國中等收入羣體約4億人,佔比僅僅30%左右,與60%的目標差距相當大。

  我國春秋時期齊國政治家管仲曾言:“倉廩實而知禮節,衣食足而知榮辱”。戰國時期儒家代表人物孟子也曾説:“民之為道也,有恆產者有恆心,無恆產者無恆心,苟無恆心,放辟邪侈,無不為已。”因此,絕大多數中等收入者願意維護現狀,支持温和的社會變革創新,反對劇烈的社會變革或暴動。可見,中等收入羣體比例越高,越有利於社會穩定和發展,這就是建設橄欖型社會的意義所在。

  關於中等收入羣體的界定,國際上至今沒有一個統一的標準。總體上看,可以分為絕對標準和相對標準二大類,世界銀行和我國採用的屬於絕對標準。按照世界銀行的標準,中等收入者為成年人每天收入10—100美元,按此測算,我國中等收入羣體佔比在30%-40%之間。國家統計局的標準是:中等收入羣體的標準是一個家庭的年收入在10萬—50萬元之間,按照此標準,我國14.1億人口中大概有5億左右的中等和高收入人羣,其中高收入人羣約1億,中等收入羣體約4億,佔比28%。美國等一些國家採用相對標準,以收入中值的2/3到2倍作為中等收入羣體的標準,基於這個標準,我國中等收入羣體比例佔比可以達到近40%,而如果以28個歐盟成員國居民收入中位數的60-200%測算,我國中等收入羣體比例佔比為24.7%。可見,不管採用哪一個標準衡量,目前我國的收入分配結構還屬於金字塔型階段。

  《方案(2021—2025年)》明確了實現橄欖型社會的時間為不超過2025年,而且對中等收入羣體佔比確定了量化標準:“中等收入羣體規模不斷擴大、結構持續優化、生活品質不斷提升,家庭年可支配收入10—50萬元的羣體比例達到80%、20—60萬元的羣體比例力爭達到45%。城鄉居民收入倍差縮小到1.9以內,設區市人均可支配收入最高最低倍差縮小到1.55以內”。離2025年只有4年時間,定海實現橄欖型社會的任務,艱鉅而緊迫,以“雄關漫道真如鐵”來形容,一點也不為過。 

  定海收入分配結構的“廬山面目”

  從金塘鎮河平村村民委員會往東北走,機械製造公司、塑料機械廠、螺桿製造公司依次映入眼簾。螺桿個體户張先生於2017年在河平村辦廠,回憶起創業時的困難,他説:“以前廠房面積大概100平方米左右,只有1台機器,1個工人,一年賺個十萬塊錢。條件比較簡陋,規模比較小,小打小鬧。”現在他的廠房規模有所擴大,機器增加到2台,工人也增加到2人,年收入20餘萬元。

  他説,這幾年村裏陸續有人辦廠,數量每年都在增加。河平村户籍人口3953人,村轄區內有企業72家,其中規上企業3家。自1983年瀝港農機廠率先生產金塘第一根塑機螺桿始,塑機螺桿製造業在金塘逐漸遍地開花,摘得了“中國塑機螺桿之都”之桂冠。2019年,金塘城鎮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65674元,農漁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4718元,2020年分別增長8.1%和8.3%。

  金塘是定海的一個縮影。縱觀改革開放40餘年,定海經濟高速增長,居民收入隨之水漲船高。1978年—2020年,定海地區生產總值從1.22億元提升至569.56億元,按現行價格計算,增長了465.9倍;居民人均收入從155元提升到60668元,增長了390倍,中等收入羣體的數量大幅提升。

  “之前每年能攢下20萬哩,現在小日子越過越好。”家住鹽倉街道新螺頭村的虞阿姨,在村口經營着一家理髮店,生意一直不錯,如今隨着丈夫出海捕魚工資的逐年提高和兒子、女兒陸續參加工作,虞阿姨一家的家庭可支配收入提高到了30餘萬元。

  在定海農漁村,居民收入越來越呈現多元化,不再像上一輩那樣單純地依靠農業種植收入,收入的穩定性在不斷提高。像虞阿姨家這樣部分家庭成員留在村裏,部分外出勞務的情況並不少見。據《2019定海區統計年鑑》顯示,定海有農村勞動力12.48萬人,其中38%從事家庭經營,有33%常年外出務工。

  貧窮不是社會主義,鄧小平曾説:“社會主義的特點不是窮,而是富,但這種富是人民共同富裕。”共同富裕包含二層含義,一是做大“蛋糕”,二是分配好“蛋糕”,做大“蛋糕”是分配好“蛋糕”的前提和基礎。據《定海統計年鑑》的數據,2019年,定海人均地區生產總值(按常住人口計算)為11.34萬元,約1.6萬美元,離我國2035年遠景目標設定的人均GDP達到中等發達國家水平,距離不大。2020年,定海城鎮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69857元,農漁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9227元,兩者倍差為1.78。可見,定海實現了共同富裕的第一步。

  但是,記者在調查中也發現,定海要到2025年達成率先形成橄欖型社會的目標任務,絲毫不可以盲目樂觀,容不得半點鬆懈。定海統計公報中沒有公佈基尼係數,那麼定海的貧富收入狀況差距究竟如何呢?

  在賓館做保潔工作的邵女士今年50歲了。“很低的,20000元。”當被問到個人年收入,邵女士接受採訪時顯得有些不好意思。她告訴記者,她家庭可支配收入就7萬元左右。

  而從事金融行業的裘女士年收入10萬元,她從事銷售工作的丈夫,年收入也有10萬元。“我們家一年收入去掉生活花費和兩個孩子撫養費,還能存上5萬元。”裘女士告訴記者,因為她的家庭居住在安置房,沒有購房需求也沒有負債情況。

  從定海區統計局公佈的2019年各行業在崗職工平均工資可以一窺端倪:平均工資最高的金融業年度平均工資154121元,最低的住宿和餐飲業年度平均工資只有58493元,兩者倍差2.6倍,離《方案(2021—2025年)》中設定的“1.55以內”目標,還有相當一段差距。

  率先形成橄欖型社會的最大“攔路虎”可能是“提低”了,即持續不斷提高低收入羣體的收入水平。就業是人民富裕之本,沒有穩定的就業,談不上人民的富裕生活。“有個數字叫‘40’‘50’,就是女性40’週歲後和男性50週歲後,一旦失業就更加難就業了。”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相關科室負責人做了個簡單計算,定海目前城鎮登記失業率1.53%,還不包括未辦理失業登記的隱性失業人口。就業困難,意味着中高收入就成了無源之水、無本之木。

  “提低”任重道遠的同時,“擴中”同樣不易。2020年,定海家庭可支配收入10—50萬羣體比例為66.5%,而且已經成為中等收入家庭的,也存在收入下滑的風險。

  由於居高不下的物價特別是房價,加上孩子教育費用等等,一位受訪者坦言,儘管自己工作了10餘年,月薪10000餘元,但是房貸、孩子教育費等大額剛性支出使他變成了“月光族”。“現金流繃得很緊,不敢生病,每個月都要盤算錢怎麼省着花,要不就供不起房了”。

  現實中,像這位受訪者收入水平符合“中等收入羣體”標準,卻難以抵禦突發事件或收入不穩定的,數量還有不少。

  “手術後我就沒法幹體力活了,只好失業在家,每個月政府發972元低保金。”46歲的鄭先生原是一名公交司機,由於沒有其他技能,患癌後家庭收入來源主要靠妻子在企業上班,每年可支配收入僅3萬元左右,難以返回中等收入家庭。

  “在經濟下行壓力加大、產業結構轉型升級、職業結構快速變化的狀況下,加之新冠肺炎疫情可能會持續較長一段時期,中產階層的不安全感會上升,內心不確定性也會增加,擔心自己被時代淘汰而失去工作。”一位專家直言。


相關閲讀